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君臣执手相看泪眼
    皇帝在王宫前翘首以盼,他本要去城门,甚至去张安王林的军营,被崔征和朝臣们拦下了。

    听着远处传来的喊声哭声,皇帝眼泪也跟着流,眼泪快流干的时候,终于看到御街上走来一队人。

    为首的一个干瘦中年书生,手中高举土黄色旌旗,当初皇帝应武鸦儿的请求封其妻为楚国夫人,因为许其掌管淮南道,类同节度使,所以还赐了旌节。

    看来这个就是楚国夫人的使者了。

    在这使者后则是一群衣衫褴褛脚步蹒跚的人......

    看到这些人出现,皇帝再不顾崔征的阻拦迎去,崔征等朝臣忙拥簇跟随。

    刘范看到皇帝迎来,立刻就停下脚,举着旌旗下跪叩拜,在他身后的老爷们也都纷纷跪下来。

    “陛下万岁,万岁.....”

    他们的高呼被皇帝打断:“你们终于来了。”

    皇帝说完这句话就哭了,握着刘范的胳膊,一叠声的问“先帝和先太子的棺椁如何?”“可有安葬?”“可有暴尸荒野”“京中百姓幸存几何?”

    刘范只答了一句吾等来迟了,其他的话就被身后的老爷们抢过了,他们跪行围在皇帝跟前“先帝和先太子就被随意的放在皇陵里”“没有安葬啊”“安贼常常去惊扰”“京中百姓十室九空。”“看看我等啊,人不人鬼不鬼”“大家日夜盼陛下归来”

    他们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叩头,皇帝哭的更痛了,四周文武百官也纷纷落泪,崔征上前劝停“有什么话进殿内说。”

    文武百官们纷纷将这些跪地的老爷们搀扶起来,与民众们只听过名字不同,这里有不少官员跟这些老爷们都认识,如今隔世再见少不得又是一番哭。

    皇帝没有忘记肃立在后的兵马,询问这是收复京城的勇士们吗。

    刘范应声是,唤来将官见驾。

    皇帝让内侍取来一柄大刀:“这是朕杀敌用的大刀,赐予尔等。”

    将官率身后众兵高呼“陛下威武,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声如雷阵阵。

    皇帝携带众臣进入王宫,看着简陋的王宫,京城来的老爷们又是一番哭陛下受苦了,都是安贼害的。

    大家似乎都忘了,没有安贼的时候,鲁王就住在这里。

    来到大殿上,赐坐厚软的垫子,先有刘范讲述楚国夫人怎么攻打京城,叛军如何,振武军如何,这些消息皇帝和朝臣们已经多多少少听过了,打仗也没什么好说的,很快他就说完了。

    “楚国夫人和武都督真是有勇有谋。”皇帝听完了赞叹,“朕还以为要等两年才能收复京城,没想到他们夫妻二人这么快就做到了。”

    刘范道:“也是有大夏卫军共谋,比如剑南道,韩大人派出了很多兵马协助。”

    他说完这句话见殿内很多大臣笑起来,但也有人不笑,且还多看了他两眼。

    那人四十多岁,穿着武将的官袍,面容有些孱弱,在殿内还有个椅子坐着,整个殿内除了皇帝以及新来的老爷们,就只有他能坐着了,崔征崔相爷都没有。

    年纪不到赐座,天下尚未平乱,没有论功到赐座的地步,那么就是身体的缘故,此人就是项云,刘范猜出来了。

    项云重伤被神医救了,现在能起身走动了,但还需要小心。

    他之所以看他,是因为他只说了韩旭剑南道相助,没有说白袍军项南吧。

    项南那个不算什么相助,是交易,淮南道都送给他了。

    刘范面不改色不多说一句。

    皇帝道:“韩大人朕已经赏过了,只是安贼抢占河东道,隔断了京城,朕一直没有办法赏赐楚国夫人。”

    刘范道:“楚国夫人进京清查叛军余孽,修缮皇宫,此时恭请陛下回京,待回京之后再赏不迟。”

    他拿出自己写的以楚国夫人命名的请愿书,将这些年陛下不在京城,天下民众如离群的幼鸟的悲伤,终于收复京城的欢喜,以及陛下回京后天下如何重回盛世的期待,畅快淋漓的读来。

    皇帝和朝廷们又流了一次眼泪。

    “有楚国夫人在京城,朕心安。”皇帝说道,楚国夫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毕竟把淮南道养的那么好,京城将来也不用担心,将来不担心,就问过去的事,安贼占了京城后做了什么啊,皇宫怎么样啊,城里的王公贵族们怎么样......

    这些刘范就不知道了,毕竟他是跟着楚国夫人刚进京城的,话就由殿内的京城世族老爷们接过去了。

    说起过去和京城的人事,话题就停不下来了。

    多数官员都是来自京城,这些老爷们说的每一件事都能勾起他们的回忆,一座桥,一棵树,一家酒铺,就连皇帝也想起来小时候,自己被先帝带着出宫游玩去到的地方见到的人.....

    “陛下小时候见的舞妓,南宫大娘,现在还活着呢。”一个老爷道,伸手比划,“她办了一座大花坊收了很多弟子,头发都白了,但跳起舞来少女都不如。”

    皇帝听的眼睛发亮:“果然当得起父皇称赞为舞仙。”

    “但她收徒之后便很少在人前跳舞。”有一个官员感叹,“重金难求。”

    更有官员忍不住道:“待陛下回朝,南宫娘子必然会以舞献之。”

    先前说话的老爷掩面哭了:“陛下,安贼入京后召南宫娘子舞,南宫娘子不愿从贼,自己打断了自己的双腿。”

    皇帝和官员们大吃一惊,旋即落泪,殿内又开始君臣一起骂安贼。

    一时哭一时笑,一直说到了暮色降临,皇帝干脆让人把饭菜酒水送到殿上,麟州很久没有有过宴席了,得知京城收复本想庆祝一场,但随之而来的安康山占据河东道危及麟州让大家无心欢庆。

    今日京城来人,就一场小庆吧。

    又悲又喜,殿内的人几乎都喝醉了,殿内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连皇帝都喝多了,唯有两三人没醉,崔征宰相威严不醉,项云伤病在身不饮酒,刘范也没有醉,但他也躺下了,又累又困又卸下了重任,几杯酒下肚便睡去了。

    刘范一觉睡到天大亮,起身发现自己住在皇宫里。

    “刘先生不要惶恐。”伺候他的内侍笑道,“崔相爷,项都督都住在这里呢,陛下不拘小节,如今又是非常时期。”

    皇宫么,刘范还真没有惶恐,毕竟他在京城住在真正的皇宫。

    正如这内侍说的,非常时期不拘小节吧。

    刘范洗漱换了新衣裳,一扫路途的辛苦,神清气爽问:“陛下什么时候召见?”

    内侍问:“刘先生见陛下有什么事?”

    “当然是回京的事。”刘范道,“楚国夫人已经收复京城,陛下当速速回京。”

    内侍道:“这个啊,刘先生应该先见崔相爷,看看崔相爷怎么说,陛下一个人可做不了主。”

    ......

    ......

    (最近都是麟州剧情,大家可以攒一攒,么么哒)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27062/19364853.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