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欲望】第四十二章(同人续)
    下午6点回到松江区的家,进门儿子就抱着外婆,在她脸上亲了几口,把老人家哄的高兴得很,到外公就只是抱了抱,可能男人都不好表示情绪。

    到了晚饭时间,我和母亲下厨,母亲配菜我炒,儿子就被他外公拉去下围棋了,就儿子那臭棋篓子,怎么是父亲那沉瘾此道几十年老江湖的对手。

    但父亲一直认为围棋可以煅练智慧,陶冶性情,每次过来就非要教儿子学,儿子虽然不是很喜欢,但也不讨厌,就是棋术没什么长进,总是下着下着就要悔一枚棋子。

    在饭桌上,母亲不停的给儿子加菜,说不出的溺爱,吃完饭,我收拾碗筷,让儿子陪外公外婆,其实老人也不需要儿子表现什么,只要坐在他们身边,他们心里就很欢喜。

    因为我年轻的叛逆,在生儿子之前父母都还在生我的气,但在生了乐乐之后他们的态度就转变了,时常要我带儿子回家住住,这也许是中国的家庭观念吧,父母辈都无比宠爱孙子辈。

    所以乐乐承载了很多的希望和和睦,正因为如此,上次儿子离家出走我才会那样失态的紧张,不光是他是我的心尖肉,他还是连接两个家庭的桥梁。

    徐国洪总是一厢情愿的想着,我和高军离婚,儿子判给丈夫,我和他去香港,不说我愿不愿意,光是我离开儿子这个都行不通。

    第一我不会答应,第二是儿子离开我,我又离婚,这个生我养我的家我都回不了,到时候我就成了无根浮萍了,我付不起那么大的代价。

    我出来的时候,儿子正在给外婆捶腿,而旁边的外公一脸郁闷的自己拿个锤锤敲。

    用儿子的话说,妈妈是外婆生的,所有他跟外婆是一边的。

    坐下问了下母亲的状况,她自己都说没什么,就是多休息,注意饮食,主要是想看外孙。

    一直聊到11点,才各自冲凉休息,家里是两室两厅的结构,我和儿子睡次卧,中间隔着红木雕花屏风,把一室隔成两间房。

    在父母家我不敢穿太性感的睡衣,怕爸妈唠叨。

    儿子想跟我睡,被我赶了过去,儿子也知道现在不方便,纠缠了一会就回了自己的床上。

    第二天吃过早饭九点多,子阳就过来了,他住在奉贤区,离这也不远,开车半个时路程。

    以前子阳家庭条件也不错,但大多是自己搭配的,只能说得体,现在有专人为他搭配衣装,就更能体现少年青春的气息。

    头发一根根光亮整洁,一件淡红色短袖衬衫整洁得体,搭配一件咖色西裤,看起来阳光有活力。

    又在离家的远方见到自己多年的好朋友,儿子显得很开心,一直不停的问着子阳近段时间的生活情况,他所经历的或许没有兴趣和儿子分享,也许有太多的苦涩,儿子问了很多,他只说了住和玩的地方。

    父母都是老一辈的老师,不是很喜欢商业气息太重的人,他们又是经历了动荡时刻,看得太多商人的哄抬物价,让很多本就凄苦的家庭变得更加灰暗,所有他们有些排斥和商人走得太近。

    在他看来,商人都太什会,太虚假,在看到子阳油头粉面后本能的皱了下眉,又得之子阳家是商人世家后,就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客套的陪了一会就自己进了书房。

    后面儿子又说起辉和军,但子阳漫不经心的听着,我在旁边明显的感觉他和以前的好朋友以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人生的岔口就这样越离越远。

    从子阳偶尔单独的回头看我,我能看见他眼神里的激动和炙热,他现在还能和儿子来往闲聊,或许多半是为了我。

    那种眼神,要是以前我或许会享受会喜悦,但现在我不想再和他有正常关系以外的事情。

    儿子是个聪明的孩子,他也感觉到了现在他们之间的生疏,感受到友谊因地理和环境的改变产生的距离。

    子阳还是一如既往的选择性的忽视儿子的感受,我不时从儿子无奈的扯着嘴角的表情上知道,儿子对子阳有些失望。

    他没有想到,环境对一个人的塑造性这么大,才离开一个多月的人,可以变化得这么多。

    儿子沉默下去的激动子阳也感觉到了,很快想挽回,他能见到我,接触我的唯一理由是和儿子保持良好关系,他就邀请儿子明天去外海的梅山游玩。

    因为丈夫是海员的关系,儿子对海上的东西不怎么感兴趣。

    以前公公想儿子热血好动一些,每次去深圳都会带儿子去军舰上参观游玩,这些很多人都接触不到的东西,对儿子来说不稀奇,在儿子的印象里,海就是很多很多水。

    我看儿子没有什么性质,而子阳又在旁边极力表示着,哪怕他们是多年友谊的最后一次见面,我也不想他们太过尴尬,就为儿子圆场,说我们就在这边呆个三,四天,主要是来看老人家的,没有时间去,也不想太累。

    父亲出来说他出去买菜,叫我们在家看着母亲。

    母亲本来就经常头晕眼花,昨天又和儿子聊那么晚,今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餐后,又有点伐,就回房里休息了。

    看着父亲拿个大帆布手提袋子,我有些担心。

    来之前父母因为身体的关系吃得都很清淡,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过来,就没有让先准备。

    昨天晚上的饭菜也是楼下菜场随便买的,今天两老想做丰盛点,给儿子做些上海的特色海产,有海货卖的地方离这又有里多路,我怕父亲太过劳累。

    我刚起身,儿子就跑过来拿过了父亲手的袋子,他也不想和子阳闲聊了,没有在一起的经历,也就没有了可以谈论的话题。

    这个精力过剩的少年呆在我身边,我感觉不是很安全,尤其是在明显感觉到儿子的态度后。

    本想留下儿子,但看到父亲脸上温馨的笑,我忍住了,本来就很少有时间陪伴他们,这次回来也是两老太想儿子,就让他们多点时间相处吧。

    子阳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能跟我独处,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肯就这样离开。

    他还高兴的说好久没有吃过家常菜了,今天来得是时候,他有口福了。

    门一关上,子阳就很激动的想过来抱我,我一下跑开在一边。

    “别这样,家里有人”我低声说着。

    刚才他太激动,听我一说才想起我母亲还在房里。

    他重新坐下,有些失望,或许上次我说原凉他,他心里还期望和我回到从前吧,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都回不去了。

    “能坐下聊聊吗?”他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和上次的心疼他不同,那个时候他狼狈到极点,露出这样的眼神我会心软,但这次穿得光鲜亮丽,让人看着就能体会到的活力,再惺惺作态的装柔弱,让我觉得他的每个动作都带着欺骗。

    我还是在旁边,看着他那虚假的眼神,把我对他不多的好感又再次摧毁了,这个14岁的少年又让我感受到了他超出同龄人的复杂,让我怀疑那次我的同情心软是不是多余的,这乱乱的情绪让我又开始反感他起来。

    这时候我挎肩包里想起手机的铃声,本以为是丈夫打过来问我们到了没有,拿出来一看,是杜丽打来的。

    奇怪她有什么事情找我,接听了后杜丽说那天晚上看着我那么好的身材她很羡慕,她也去上上形体课,把肉减下来,将来好有机会找个不错的男人成家。

    她昨天去找了几家,都要求她做套餐,感觉很坑钱,她想看看我上次那个形体班,比较一下哪个更好,叫我把电话给她,她先打听下有没有什么活动。

    电话在我房里的名片夹里,我看了子阳一眼,指了指电话,指了指房里,进房关了房门,从旅行包里拿出名片夹,正当我给杜丽报电话的时候,房门开了,我向后看了一眼是子阳,当看到他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他不会是疯了吧。

    我所担心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子阳在身后抱住我,贴着我丰韵软糯的身体磨蹭着,嘴贴着我脖根亲吻着。

    我现在又体会到子阳看起来成熟,但他的情绪很容易失控,稍微大点的打击就会让他陷入疯狂,这样的人很危险。

    我不敢发出异样的声音,杜丽并不是一个嘴巴严密的人,除非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多次引诱我出轨,要是她知道有一个少年正在轻薄我,那后面的事情就无法想象了。

    她还在问我那边哪个教练负责一点,我现在没有心情和她细说这些,找了个借口挂断了电话,手机丢到床上,伸手抓住子阳的手,想把他从我腰上拿开。

    “子阳,别这样,饶了我吧”“唐阿姨,我太爱你了,一见到你就控制不住”子阳抱着我,在我身后喘着满是情欲的粗气。

    “阿姨上次已经和你说清楚了,那是最后一次”被他胯间慢慢涨大的突起顶蹭着,让我心里很是紧张。

    “不够,我还想要更多,我想要一直拥有你”他很激动,想法贪婪疯狂的说着。

    “就算阿姨愿意接受你,乐乐他们也马上回来了啊”体会到他的疯狂,我只好先安抚下他的情绪,这个容易失去理智的少年,让我异常害怕起来。

    “经历这段时间的事情,让我知道没有拿到手的东西,永远不要相信他会是自己的”他的声音略显平静。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让他失去了对任何人的信任,他不愿意给我拖延的机会。

    “那你想怎么样才肯放开我”我有些急躁了。

    “先让我满足一次”“这是不可能的,乐乐他们马上回来了”“我刚查了地图,海鲜只有离这17公里的地方才有,他们买完回来要40几分钟”子阳根本不给我逃脱的机会,为了让我就范,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瓦解了我的借口。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开始喊了”没有办法逃避,我只有强硬一些了,希望他能有些理智,让我今天能够逃脱。

    “你喊吧,如果可以,最好让乐乐知道,让他知道他的妈妈是怎么样被我哄骗到手的”他的声音冷到了极点,让我感觉现在我们不是在人间。

    a;570;a;5740;a;5d1;a;50;a;9八75;a;ff1;a;ff55;a;ff1;a;ff55;a;ff1;a;ff55;a;ff0;a;ff4;a;ff4f;a;ff4d;发布页uuu。

    康姆“就算让乐乐知道了又怎么样,我们还是母子,改变不了什么的”我做着最后的顽抗。

    “让他痛苦,让他恨你就可以了”子阳的话让我彻底崩溃了,我当时为什么要去管他,为什么要心软,让他去死好了,为什么我要同情心泛滥又给了他希望。

    我不能让儿子知道,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让我知道了儿子的霸道,对于有那么多情节爱好的儿子来说,得知我的第一次婚外情给了他最好的朋友,他一定会生不如死。

    他会找子阳拼了命维护我的尊严。

    “他可是你的好朋友,从一起长大的”“自从我离开深圳来到这边,接触了这个圈子开始,我们已经做不了以前那样的朋友了”他开始手按在我两腿间,隔着棕色连衣裙揉弄着我饱满的阴丘。

    他拿到了我致命的弱点,令我无法抗衡,害怕他催毁我一切美好的恐惧笼罩心头,令我全身冰冷麻木。

    “你怎么变成这样,你真的是疯了嘛?”我声音颤抖着问他。

    我现在很恨这个疯狂的14岁少年,他的狠厉让他想毁掉他得不到的一切美好,我也狠自己,把自己推入这样一个恐怖的深渊。

    “这段时间我学会了很多,让我知道,想要的东西,要用尽手段拿到手,即使过程很肮脏,有结果就好”“你这个恶魔”我愤恨的说着。

    “你不要这样恨我,你每次回来陪我一次就可以了,你要给我的代价不大”他很无所谓的说道。

    刚刚无比的绝望,他的冷漠恶毒让我都有了和他同归于尽的念头,现在听到他这样的说法,对生的贪恋,又让我没有了彻底抵抗的勇气。

    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自己,自己并没有多干净,和那么几个男人都有过肉体关系,都被他们射入的精液彻底的留过痕迹,他要就给他吧,一次和多次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儿子不受伤害,依然爱我就行。

    他把我压趴在床上,掀起我长长的棕色连衣裙摆到我的腰间,露出了我被五分打底丝裤包裹的丰臀,粗鲁的抓住裤腰,把我灰色打底丝裤和白色内裤一起拉到了腿弯。

    马上我听到他解皮带的咔咔声,我像木偶一样被他摆弄在床边,弯腰崛着白白的屁股等待他的插入。

    “带套”丧失了所有抵抗勇气的我,做着最后的挣扎。

    回应我的是一个火热的龟头顶开了我没有任何前戏的阴唇,卑贱的阴道口没做任何抵抗的裹着他的冒沿。

    “会怀孕的”虽然是安全期,但我不想他射进来,晚上我是准备把丰韵的身体给儿子享受的,昨天已经拒绝了他对我的求欢,答应他今晚打扮一番,让他好好享受,今晚他一定很期待妈妈的承诺。

    “那是你要注意的事情,和我无关,”他腰部向前一送“滋”一声,他整根插进了我的阴道。

    手扶着我的腰,在我身后向我体内快速挺动。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给了我温柔,又无情的丢弃我,刚刚哪怕你给我一丝温柔,我都不会用这粗暴的方式得到你”子阳在我身后一边疯狂的抽动,一边气愤的责怪我的无情。

    事情已经是这种糟糕的结果,再去争论谁对谁错好像也没有必要,我和他的开始本就是个错误决定。

    房间里只有子阳疯狂抽插撞击我臀部的啪啪声,和他粗重的喘息。

    而我麻木的承受他的顶刺,心里的屈辱感让我不想发不出一丝声响。

    这种性爱无疑对我是痛苦的,几分钟的持续被无限的拉长,情绪在悔恨和屈辱的浪潮上翻滚,子阳的鸡巴努力的在我阴道里快速抽动,体会每一丝被我阴道夹裹的快感。

    他在我身后呼吸越来越急促,抽送的频率也越来越快。

    在他快要达到零界点,要爆发进我身体里时,我反抗了。

    我一边向床上倒去,一边扭动身体,让子阳快要在我身体里爆发的鸡巴抽离我的身体。

    他哪里肯就这样放弃,但我刚开始表示很顺从,我的突然爆发让他很意外,他也顺势向我身上压来,但已经抽离的鸡巴在我不配合的情况下,他也不容易再插入,况且他已经快射了。

    龟头从我的阴唇滑过,顶在我的阴毛上开始发射了,我不想他再有动作,死死的夹着大腿。

    等子阳想疲惫后躺在我身上体验我肉感的温柔,我一把嫌弃的推开他。

    跑进卫生间,提起裙子,看着我茂盛阴毛上白花花的粘液,仔细翻看着我的阴户,还好,没有一点白色的痕迹,我现在不想儿子喜爱的圣地沾染子阳一点痕迹。

    以前我还嫌弃我的阴毛太过茂盛,现在我有些感谢它们,茂盛密集的毛发牢牢的牵扯着子阳恶劣的根本。

    和我一起为儿子守护好阴道里的干净,这样我对儿子的亏欠感会少很多。

    我清理好,走出来寻找子阳的身影的时候,他已经得到想要的感觉走了,我平息了下自己的心绪和仪态,心虚的开门走进母亲的卧室,还好,母亲依旧靠在床上假寝。

    关心的问了下母亲的状况,她说好点了,但还有些乏力,不想下床,看着母亲虚弱的样子,再加上子阳强行侵犯的情绪,悲从心来,母亲看见我的样子,反而安慰我。

    “年纪大了就这样,没有什么好难过的,以前看啊军对你不好,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们心里虽然不好说什么,但是很担心,现在他也那么勤奋了,乐乐被你教育得又那么好,我们心里很欣慰”母亲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温柔的说。

    “你现在长大了,也是个合格的母亲,你的眼光也证明了你的正确,我唯一遗憾的是你没有再生一个孩子,随我们姓”母亲的口气带着很深的遗憾。

    这也许是老一代人最执着的事情吧,感受着这屋子的满满哀伤。

    我心里想,干脆不要吃避孕药了,让儿子把我搞到怀孕。

    这个大胆的想法一出现,我自己都吓一跳,要是父母真的很想我再生一个孩子,我再生的话,想想怀上儿子的是最有可能。

    按现在和儿子做爱的频率,不算星期天的疯狂,我一个月要被儿子内射15,6次,如果我排卵期不吃避孕药,个月内我肯定会怀上儿子的孩子。

    母亲看着我的犹豫,继续说着。

    “我想有脸去地下见唐家的列祖列宗,当年你爷爷走的时候一直念叨这个”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对爷爷有多少感情,因为我是女孩,从就不怎么喜欢我,但还是不想让母亲再伤心。

    父亲这边死后是要进祠堂的,没有直姓后代的牌位是放在最边角落的,两代后会被清出来族谱上也会除名。

    “要不你问下高军的意见吧,我一个人也努力不来”看着母亲忧伤的神色,我苦笑道。

    母亲一下子好像年轻了许多,立马拿出手机,让我感觉刚刚一切都是故意装出来的。

    但是由于在海上没有信号一直打不通。

    就这样闲聊着,父亲他们也买菜回来了,走出门,看着儿子一手费力的提着一大帆布袋子的东西,他另一只手还扶着年迈的父亲,他笑着还和我说,要是我去肯定拿不动。

    看着儿子那乖巧的样子,被子阳侵犯后委屈的我,很想跑过去抱住儿子寻求一丝安慰,但我知道这样不妥。

    在心里默默的对儿子说;妈妈很想一直为你保持干净身体,让你欢快的享受,但很多事情没有余地让我选择,妈妈把自己最后的余地都给你,你还愿意要吗?儿子肯定没有办法回答我内心的声音,儿子看着我蠕动的嘴角,奇怪我为什么见到他是这样的表情,我立马走过去,要接他手里的东西,儿子坚持要自己拿,我换上欣慰的笑容。

    “我们家乐乐真的长大了呢”“我本来就长大来啊,妈妈应该感受最真切啊”这个坏儿子,怎么都不忘和我调情一番,我只好苦笑。

    “是妈妈疏乎了”儿子把菜提到厨房,我开始处理起来,儿子到房间到处找了找,没有看到子阳的身影,开始问我。

    “妈妈,子阳呢?”儿子的话让我心里振了振,我不知道子阳还在儿子心里占多大的位置。

    “他啊,你们走后他看你们那么久没有回来走了,他本来就是来找你的”我心虚的说着。

    “哦,那就好,我回来在想和他聊点什么呢,现在说什么他都没有兴趣,变得真奇怪”“换了环境,人是会变的”我没有和儿子说得太深。

    “也对,外婆怎么还没有起来啊?我去看看”“嗯,你去吧,别太烦她”我心情沉重的把进京乳腐,再把大闸蟹单独摆好,拿出凤尾鱼,松江鲈鱼,银鱼等拿出来清洗好,父亲亲自下厨做这次的菜,上海特色菜都偏甜,我在深圳呆那么多年,有些生疏,就没有和父亲客气了。

    午饭到晚上,我心情都不太好,因为我收到了子阳的短信,叫劝说儿子明天和他一起去外海的梅山游玩,不然后果我自己负责,这样赤裸裸的威胁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的心头。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摆脱他的纠缠,这比徐国洪对我的纠缠更让我难以应付,子阳太年轻了,年轻到他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不用付出代价,年轻到他做很多决定可以不用在意后果。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36424/16096877.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