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一二章 桀纣之君
    可怜的顾巡抚,就这样被这帮家伙的不要脸气吐血了。

    但吐血也没用。

    他的围剿还是以惨败告终,无论哪个方向都是惨败,哪怕没有杨信出现也一样,无论哪个方向,官军无非都是拼凑的卫所军,士绅的团练,他们在红巾军面前不堪一击……

    后者的确没什么训练。

    可拿长矛冲锋需要什么训练?有不怕死的勇气就行了。

    官军无非就是些三眼铳,神枪鸟铳和弗朗机,这些东西射程有限装填费时,临阵哪怕步兵迎面冲也根本打不了几下,而那些被分田地搞得浑身热血沸腾的红巾军,根本就是死战不退,管你什么火器,这边就是密密麻麻的长矛怼过去。鸟铳那几十米的瞄准射程,基本上打一枪拉倒,就算会轮射也没用,打死一百个红巾军对面还有一千个在潮水般涌来,一片长矛的锋刃直接怼。

    当然,这都是理想状态。

    实际上官军的标准战术是稀里糊涂向对面打一枪,然后在红巾军的呐喊声中掉头就跑。

    甚至还有投降的。

    更夸张还有直接战场倒戈的。

    唯一真正进行战斗的,也就是卢象升三个叔叔率领的宜兴团练,他这三个原本历史上战死沙场的叔叔雇佣的不是农民,而是从牛头山的煤窑里雇了一堆矿工。

    卢家是张渚的。

    就是杨丰来自的太华山下。

    翻过几座山头就是牛头山煤矿这个浙江主要煤矿。

    这时候已经一堆小煤窑。

    然后卢家很清楚宜兴的佃户们肯定会战场倒戈,所以干脆雇矿工,最终这些矿工真正战斗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而已,面对仿佛淹没美军的志愿军一样的红巾军,矿工能做的也是逃跑。实际上别说他们,这时候就是杨信的荡寇军上,也未必能顶得住这些狂化般的农民,荡寇军也没有后者的气势,毕竟荡寇军要交租,而杨信承诺的是直接分地。

    虽然他就是一说而已。

    最终顾起元的五路围剿惨败,而且还被红巾军趁机杀过锡澄运河夺取江阴。

    准确说是被迎进去的。

    杨信没准备攻占江阴,但问题是江阴百姓等不及了,就在登陆江阴的漕运军溃败后,江阴百姓毫不犹豫地打开城门,然后竖起红巾军的红色三角旗。

    既然这样杨信也就只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

    实际上不只是江阴。

    就连宜兴都差一点拿下,要不是卢家兄弟还算能打,宜兴那边起兵响应的老百姓都就打开县城了,即便这样卢家兄弟也被打得退回县城龟缩防御,不过算起来他们也算是这场大战中官军方面难得的亮点。

    而就在顾起远惨败的第二天,天启的圣旨送到南京。

    “这让我如何是好!”

    刚刚视察灾区回来的杨都督,看着手中圣旨颇为无奈地说。

    他其实经常回来。

    武进距离南京无非一百公里,以他的能力,基本上两个时辰就能从那里跑到这里,无非就是先骑着马狂奔到马精疲力尽,然后再换成他自己接着跑。这也是外界对他是杨丰说法充满怀疑的原因,因为他经常在南京短暂露面,他对外的说法就是在各地微服私访,调查受灾情况。

    “呃,诸位不想说什么吗?”

    他紧接着说道。

    他面前坐着参赞机务南京兵部尚书陈道亨,南京守备常胤绪,镇守太监李明道,凤阳总督兼漕运总督吕兆熊。

    后者是邢台人。

    红巾军占领武进等于卡断漕运。

    因为无论运河还是直接出海的锡澄运河如今都被红巾军控制。

    但一帮大员们全闭嘴。

    圣旨内容很简单,以杨信总督江南江北军务,全权处置常州之变,务必在开春前解决,绝对不能影响开春后的漕运,灾民为奸人所惑,想来也是饥寒所迫,若无大罪则尽量以招抚为主。且朝廷精锐尽在辽东,西南初定尚需驻军镇压,并无可用之兵救援江南,常州财赋重地,漕运枢纽,一旦兵连祸结则天下扰动,尽量能抚则抚。

    总之就是权力交给杨信。

    而且要杨信尽量以招降安抚为原则。

    这下子全明白了。

    皇帝也有份,就算皇帝之前没同谋,之后杨信也跟他商量好了,君臣俩再次唱双簧呢,这对昏君奸臣越来越不往好草赶了。

    他们玩的很好啊!

    杨信丧心病狂地打着我不是杨信的牌子,摇身一变成了杨丰,然后鼓动灾民造反清洗士绅,把士绅清洗干净了,皇帝再出面让他作为钦差大臣去招抚,这贼喊捉贼玩的真好。现在武进一带士绅全完了,逃出来的也丢失了所有地契卖身契借据,没逃出来的据说已经被迫害死,甚至连女眷都被分了。

    杨信去招抚完了,那些原本的佃户农奴们肯定堂而皇之地变成民兵,然后他们得到了土地,对皇帝感激涕零死心塌地,皇帝由原本一亩地收一两斗的税,变成了收近一石的地租。

    整个武进几百万亩良田,统统就这样到了皇帝手中。

    他们是皆大欢喜了。

    可武进那些士绅的冤魂死不瞑目啊!

    这是什么皇帝?

    桀纣之君。

    这是什么大臣?

    祸国殃民。

    说什么?

    没什么可说的!

    “杨都督,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老夫官印在此,老夫羞于尔等同列!”

    陈道亨从怀里掏出印盒,毫不客气地拍在杨信面前,说完起身昂然地离开了,他之所以过来,就是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如果天启的圣旨是调动大军严厉镇压,那么就是说皇帝并不知情,天启是清白的。但这道圣旨彻底浇灭了他的一切幻想,可怜他还想着皇帝不至于昏庸至此,现在一看完全无可救药,桀纣之君,只有桀纣之君才能干出这种事情。

    与民争利?

    这哪是与民争利这么简单,这完全就是土匪杀人越货啊。

    弄死了无数家修桥补路的耆老乡贤,诗书传家的名门,然后将他们祖祖辈辈留下的土地收入囊中,这和土匪杀人越货有什么区别?一个皇帝做出这种事情,还有什么资格君临天下为万民之主?这不是偶尔抄家,这是毫无理由地掠夺,清洗。

    丧心病狂啊!

    自认为正人君子的陈道亨虽然无法改变什么,但不与这些混蛋同列还是能做到的。

    “呃,陈公火气有些大啊!”

    杨都督说道。

    其他几个人继续以沉默应对。

    他的原形早已经暴露,无论李实和那些将领如何不承认,他就是杨丰已经是事实。

    “杨都督,均贫富,等贵贱,打土豪,分田地,大手笔啊,只是下官很好奇,都督就不怕别人效仿?这火烧起来想灭可不容易,您还是小心一些吧,杨都督似乎一样家大业大,您就不怕有朝一日引火烧身?”

    吕兆熊似笑非笑地说道。

    “吕公,你这话很莫名其妙啊,不就是几句口号嘛,喊喊而已,谁会把它当真?

    至于常州那边,就冲着顾巡抚的围剿,你觉得朝廷得调动多少大军耗费多少钱粮,才能把那些红巾军清剿干净?

    再说这事出有因,据我所知是武进士绅最先鼓动百姓围攻锦衣卫才引发民变,这才给那个杨丰以可趁之机,要说这罪责,倒是武进这些士绅咎由自取,若他们不先鼓动百姓围攻锦衣卫,又怎会引火烧身?话说吕公这个词倒是用的颇为形象,李公公,你说呢?”

    杨信说道。

    “对,对,都督说的都对!”

    李明道赶紧表态。

    杨信满意地点了点头。

    “至于百姓,自然还是要安抚,这也是陛下仁慈,咱们做臣子的照着陛下的话做就行了。

    杨某明日亲自去走一趟。

    看看能不能晓谕那些乱民,让他们放下武器,话说如今已经快要出正月了,这开春漕运就开始了,这可是万万耽误不得,若是继续打下去,耽误了漕运,那京城可要饿肚子,九边将士可要饿肚子了。”

    他紧接着说道。

    吕兆熊冷笑一声,同样站起身拂袖而去。

    事已至此还能怎样?

    如果顾起元能夺回常州,自然可以无视圣旨,就直接对常州这些大逆不道乱民进行镇压,可问题是顾起元被人家打得惨败。虽然他们那边是因为杨信,但其他各路是实实在在被红巾军打败的,说到底还是得用实力来说话的,打不过人家什么都白搭。天启就是不调兵,杨信就是不出动,估计他们能放红巾军打进苏州,这种情况下只能牺牲武进士绅,再说他们已经完了。

    没必要为一群死人做太多。

    再说杨信已经表明态度,他就是要这一小块地方,他不准备向别的地方伸手,既然这样也就这样吧,说到底武进士绅也是咎由自取,你们惹谁不好非要惹这个恶贼,他是什么人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打他脸打得挺快活。

    现在被他灭门也是咎由自取。

    “这还是饱读圣贤书的,一点大局都不懂,还不如咱们这些粗人。”

    杨都督鄙视地说。

    他对面常胤绪尴尬地一笑。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38659/19364898.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