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零四节:快乐总是因人而异
    钱这个东西,没有人会嫌多,但是马林将自己所知的东西写成手册,也是因为他从这些士兵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些往事。

    看到了士兵为了家人甘愿去死,为了友人拼死一搏的勇气,也看到了贵族军官为了自己的部下,厚着脸皮来求自己的决心。

    所以,他才会将手册交给那两位指挥官,马林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的阶级,但是早上所有的士兵与军官都在向他们敬礼,他们眼中的尊敬无法掩饰,一定是他们的指挥官。

    当然,后面他们做了介绍,马林这才发现,竟然还有政委这个职位,据说是鼓舞士兵们的士气而设立的职位。

    时常要冲在第一线,只有一个军团中最勇敢的那部分人,才能够穿上那一身红黑色的军服。

    这让马林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对抗混沌,需要每一个勇敢者恪尽职守。

    当然,马林不知道那位陛下是不是喜欢自己那么做,毕竟他这是在插手军队的事务,但是听神使先生说,带近卫的步兵师都是他的家族在当年公爵时代就建立的兵团所分化建立的,想来应该不会那么小肚鸡肠才对。

    再说了,神射手训练手册与急救手册马林也会再写一份交给法耶,让她代传给那位陛下。

    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就算被叱责,想来也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带着这样的念头,马林在睡醒之后,跟着神使准备回卡特堡。

    ………………

    “看起来你休息的不错啊。”神使先生看了马林一眼,然后注意到他手里的火枪:“混沌的火枪,你怎么捡了一把这个,你自己的枪呢。”

    “给近卫师的那两位指挥官了,叫维特里和阿塔夫,这东西我找人净化过,准备带回去看看它的机械结构与金属成分,好确认这把混沌火枪是不是从别的世界带过来的。”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如果有关于别的世界,请一定要通知诸神教会,马林。”

    “没问题,阁下,我知道轻重。”

    对话到了这里,神使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起身看了一眼马林:“来,年轻人,我们走。”

    马林跟着这位神使走进了传送门。

    和之前一样,虚空中的景色并不漂亮,一想到自己马上可以见到姑娘们,马林心中满是喜悦,在眼前有光的时候,马林迈开了脚步。

    一只脚迈出去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前的神使扭过头,惊讶,错愕,还有恐惧一起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怎么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走出了出口。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巨大的墙,马林看向两侧,只觉得一眼看不到头,这巨大的墙像峭壁一般矗立在马林面前,和它相比,马林是那么的渺小。

    这墙上以深红色,黄铜色与黑色的钢铁铸就,绵亘着从地平线这一端到另一端,而在马林面前墙上有一段阶梯,似乎可以让马林慢慢地走上去。

    马林想了想,以目前他所看到的一切,这应该是邪神的神国,唯一的问题是——这是谁的神国。

    首先可以排除某位慈父,和眼前的墙不一样,这位慈父更喜欢的可不是钢铁,而是各种腐败与疫病,如果马林来到的是他的神国,现在应该考虑自己要怎么死了。

    其次可以排除的是色孽,这位和墙与慈父纳垢更不一样,众所周知,他是一个喜欢happy的家伙,所以以墙上表现出来的禁欲系结构,如果这都能是他的神国,那马林还是想一想怎么死比较好。

    第三,这里也不像是某只鹦鹉的地盘,奸奇的话,神秘主义才会是他的最爱,像这样的钢铁,马林觉得这位鹦鹉一定会疯的。

    这样排除下来,答案就已经呼之欲出了——恐虐的天梯要塞。

    既然是这位邪神来找自己,马林也收起了侥幸,干脆迈开脚步走上台阶。

    这座‘要塞’里充满了各种恐怖元素——除了正常得环绕着城墙的尖峰石阵,各种满是鲜血白骨雕廊柱和拱门出现在马林眼中,除此之外,这座恐虐的要塞似乎还是一个大号的监狱,随着马林的脚步,他看到无数稀奇古怪的恶魔被各种铁链锁在墙壁或悲惨地挤在铁牢中,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是坚固到无法催毁的,尽管恶魔们发出尖叫,看起来是想要逃离这座监狱,但是很显然,它们完全无法办到这一点。

    时不时有被塞在小笼中的恶魔对着马林伸出手,它们哀求着,似乎是想要让马林帮他们一把。

    对此马林只能爱莫能助——你一根手指都比我这个小东西的腰粗,我还是别过去给你,给自己,还有给这座要塞的主人添麻烦了。

    据说天梯要塞的阶梯非常巨大,但是在马林看来,这些阶梯似乎正好适合自己行走,虽然阶梯很长,抬头看一眼顶部都会重新定义遥远这个词语,而且时不时就能看到一些失去了自我的攀登者在阶梯上低语,有一些更是被挂到了墙上。

    完全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想来就算听得清,也不可能听懂他们的话语,倒是那些巡逻的恐虐卫兵在赞美着它们的神明,大声歌颂着其名与事迹,马林打量过它们,发现这些卫兵完全没有在意他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马林时不时的注意到阶梯的平台附近有休息场所,不过那里通常非常热闹——恐虐的信徒们在这里总是喜欢做一些它们爱做的事情,比如说杀戮。

    有混沌注意到了马林,但是他刚迈出一步,就被另一个混沌抓住了胳膊,没有言语,那个被阻止了得混沌最终看着马林继续前进。

    这让马林心里多少有些数——有人要见自己。

    而在这个鬼地方,想见自己,而自己又能畅通无阻的往上走,那也就只能是恐虐自身了。

    一想到四邪神之一要见自己,马林就兴奋地发抖——就算死,也能死的轰轰烈烈,这些牛鬼蛇神,别想让他付出忠诚!

    想到这里,马林加快了脚步。

    漫长的时间对于他来说,仿佛只是一刹那,最终,马林登到了要塞顶端。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变了一个模样,不再是钢铁为基调,不再是毁灭为主题,马林看着眼前的巨大田园,脑子有些过不了弯。

    根据马林获得的知识,整个要塞其实都处在血神的内心世界,这片田园被称为恐虐田园。

    哪怕天空依然在燃烧,可眼前的田园依然是那样的整洁有序——哪怕这样的整洁与有序是那么的可怕与危险。

    无休止的成排血腥尸体绑在巨大怪诞的豆科植物上,充盈血液的黑色花朵从尸体中长出,流淌着红色神秘液体的沟渠负责灌溉,而难以计数的恶魔负责这些植物的种植,它们看起来不像是危险的混沌,更像是一些……农民。

    这些混沌用温柔和关心来呵护着整片田园,看起来就像是卡特堡东部平原田地中的景色,只不过这一切出现在这座令人毛骨悚然的田园之中。

    “你来了,无名氏的孩子。”一个声音在马林的身旁响起,马林扭头,看到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外表的小东西。

    嗯,除了皮肤是血红色之外,真的差不多。

    但是等一下,这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恐虐应该是那种穿着重型防具,戴着尖角头盔的猛男,而不是他眼前这个穿着像农民的小东西:“你是……”

    “你可以称呼我为战争之主。”他这么说道。

    “恐虐?”马林皱了皱眉头。

    “那只是凡人给予我的称号,你知道我为什么特意让你来到我的美丽田园吗。”这位邪神看向马林。

    马林摇头——他怎么知道邪神是怎么想的,就是开个传送门回卡特堡,谁知道会被你拉到这个鬼地方。

    “难道你不知道,你写的那些东西,能够让那个世界中的战争升级,每天都会有更多的生灵死去,我很高兴,你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更多的杀戮。”这位邪神的脸上满是愉悦的笑容。

    “……可是,也会有更多的混沌会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死去,你不担心吗。”

    “你觉得那是我的军团,并不是,我对那个世界并不怎么感兴趣,那是我的老对手与老朋友看顾的世界,而英格玛战场上与你们交战的,是我的对手,你们口中的那只鹦鹉名下的军团,它们死的更多,我会更高兴,更开心,你知道吗,你和你的族人,总是会给我带来快乐。”

    “我的……族人?”

    “你……啊,对了,你是一个混血儿,不知道你的身份也是正常,不过我可不会告诉你,有时候,保留神秘感也是不错的选择。”这个邪神大笑着,直到马林注意到附近的空间似乎在扭曲,然后他注意到这位邪神的脸色有些变了。

    最终,一个年轻的人类从那处扭曲中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是那么的平凡,但是马林注意到这位邪神往后退了两步。

    “马林·盖亚特。”这个年轻人对着马林招了招手。

    马林又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邪神,恐虐并没有注意到他,而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年轻人类的身上。

    于是马林非常乖巧地跑到了年轻人身边:“您是。”

    “你连他都不认识,看起来你的父亲真的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可怜的孩子,他就是你那个世界的公正之主。”恐虐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老朋友,我从来没有想到,你会为了这样一个小混血儿只身来到我的心相世界。”

    “是的,我是为了他,因为我的从神说过,要让他平安回到爱侣身旁,我不能让这誓言蒙羞。”这位公正之神说到这儿皱了皱眉头:“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也会让自己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总不能让这个孩子只看我的靴子吧,无论如何,他的存在与行动都令我愉悦。”这位邪神说到这里露出满意地笑容:“带走他吧,我期待着他能够为我提供更多的快乐。”

    “有时候我感觉你更像是一个吃到糖就满足的孩子。”年轻的人类微笑着摇了摇头:“你既然能够让自己做出改变,为什么不能让你的田园变的更漂亮一些呢,不要老是用血肉来灌溉你的世界,有空的话,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爱侣们的花园。”

    “好……好什么!闭嘴!给我滚!”原本似乎期待着的恐虐脸色一变,转而愤怒地咆哮着。

    马林一脸怀疑地看了看这位公正之主与这位所谓的战争之主。

    算了,有些话太过逾越,还是别提为好。

    公正之主拉开了一道传送门,他伸出手,牵住了马林的手:“来,孩子,我们走。”

    马林立即露出乖巧的笑容,跟着他走进了传送门。

    下一秒,走出传送门的马林看着眼前的丰收女神教会大教堂差一点就哭了——真是刺激的一次旅行。

    “马林,不要在意他的话语,你所做的一切,本意是为了这个世界的人们能够在对抗混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公正之神在马林身旁低语:“记住自己的本心,我们的对手远比那个有架可打就会满足的笨蛋麻烦多了。”

    “会是谁,是自由天体爱好者,慈父,还是那只鹦鹉。”

    “当然是鹦鹉,它想要控制这个世界,将这个世界变成它的一处兵营世界,我已经与它对抗了数百年,今后还会继续下去。”公正之主说到这里,注意到了马林袖子里钻出来的小树枝,他非常人性化的笑了起来:“看起来这个小东西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活性化,跟随着你,也许会是它的幸运。”

    “您是说小树枝吗。”马林问道。

    “是的,世界树的嫩枝通常只能变化成兵器,但是像这样活性化的转变,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看起来你身上有与众不同的特质,马林,继续努力吧。”说完,这位神明打开了传送门,他在走进去的同时留下了一句话。

    “我更期待你将这个世界改变的越来越好,只依靠故步自封是没办法让这个世界脱离苦海的。”

    当传送门消失,马林眼中的世界开始变的鲜活,一切的色彩都回来了,马林感受到雪落到脸上的凉意,也注意到门口卫士脸上的诧异。

    马林往前走了两步,站到了两位卫士的面前:“我回来了,能够为我通知一下柯林吗。”

    “没问题,马林阁下,不过您是怎么出现的,我们之前并没有看到你……”一位卫士立即走了进去,另一个卫士好奇的问道。

    “我跟着一位冕下回来的,是一场非常奇妙的旅行。”马林说完,从口袋里掏出软毛帽,扣到了自己的脑袋上。

    是啊,事后看来,的确是一次非常奇妙的旅行。

    半步炼狱说

    今天的情节,我想过,本来是不想写的,但想想这么写也挺刺激的,毕竟血神是四小贩里最不像是小贩的存在了。

    所以我必须说明一下,书中的是二设甚至是三设了,请一定不要把这一设定套的任何世界的小贩头上

    说到底,小贩们始终都是混沌的载体。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40040/19363636.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