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二六章?出了大问题
    a妈,你和我爸的赌注是什么呀?”齐遇终于找了个空档问ada。

    “等我赢了再告诉你。”ada卖关子。

    “那你就不要告诉我了,反正我对你那些没有营养的赌局也没有兴趣。”齐遇不接茬。

    “是吗,那你就等着后悔吧,现在我就算是赢了,也不会告诉你了。”ada卖关子不成就开始赌气。

    “那敢情好,反正你也赢不了。我这几天忙到连宦享哥哥姓什么都不记得了。”齐遇说话,总也比ada来得更夸张一些。

    通常到了这样的时候,ada都会想方设法把她想要赢得的赌注告诉齐遇,但这一次却是没有。

    就好像她原本就不应该和齐遇提起这个赌注似的。

    “我和亲亲爱爱的川川,复活节假期的时候要去一趟中国,你出来这么多年,要不要回去看一看?”ada又一次提出了合约到期要回中国一趟的想法。

    “你不是天天说我电灯泡吗?要不我就放你们自由吧。”

    “没有小遇遇跟着的日子,你们想怎么浪就怎么浪。”

    齐遇略带犹豫地拒绝了ada的提议。

    “我说你电灯泡说了这么多年,你到现在才有关灯的觉悟,是不是晚了一点?”ada似笑非笑地明知故问。

    上一次问,齐遇是说自己还没有想好要不要跟着一起回去的。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现在整颗心都在脾肺小色色之主身上。

    201八年的4月,齐遇跟着回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这是恋爱大师ada,经过精密推算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你说晚了就晚了吧,既然a妈你不嫌弃,那我就和你们回去好了呀~”齐遇'更进一步的回答,很快就超出了ada的预料。

    齐小遇从来就不是一个会按常理出牌的女同学。

    “你确定?”ada的语气里面,除了怀疑就是不确定。

    她对自己之前的推算结果非常有信心。

    “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多少次,我梦归故里。”

    “想要回去看看齐家铁铺。”

    “看看我日渐繁荣富强的祖国。”

    “有什么好奇怪的?”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祖国的向往。”

    齐遇说着说着又唱了起来。

    “你要真确定,我就真的帮你订机票了哦?”ada进行了最后一次确认。

    ada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会出问题。

    除非发生了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

    “好的呀~可惜不能带摇滚铁匠回去,心肝小匠匠应该也很想看看宝贝小遇遇的故乡的。”齐遇有点小小的遗憾。

    “不对!有问题。是什么让你宁愿离开摇滚铁匠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回去?“ada在自己的判断出现失误之后就开始担忧。

    “是爱呀~”齐遇的回答显得有些无厘头。

    “seetheart,你不会有什么情伤需要疗吧?”ada的担忧级别开始提升。

    “哪有你这样诅咒人的?果然是后妈没错了!”

    “我这才开始表白,甜蜜都来不及,哪来的伤?”

    齐遇给了ada一个充满愤怒却依然可爱的表情。

    “那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ada很少用这么严肃的表情和齐遇说话。

    事出反常必有妖。

    “我不放心帅爸爸一个人回去。”齐遇老老实实的回答。

    “少来,你f妈我不是人吗?”ada不予采纳。

    “不是……这个意思。”齐遇故意把停顿放在了不应该有的地方。

    “那是什么意思?”ada没打算就此放过。

    “呃……a妈也有这么敏锐的时候呀~”

    “我就是有点担心。”

    “以前我和帅爸爸在国内生活的时候。”

    “经常都会有一些无聊的嚼舌根的人。”

    “我每天守在院子里面,那些人多半都是到了我这里就被怼回去了。”

    “我爸他几乎很少听到这样的话。”

    “帅爸爸比较理想主义,不知道人世险恶。”

    “唯一我没有拦住的那一次,就让他崩溃到直接下定决心带着我出国了。”

    “我家帅爸爸的心理承受能力,其实没有他自己想的那么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知道在面对过的那些事情的时候,帅爸爸还会不会有心结。”

    “这一次他带着你回去,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披着‘为你好’的外衣,一直不停地对着你说三道四的人。”

    “我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会受欺负。”

    齐遇的实话,和自己的感情没有一点关系。

    在保护帅爸爸这件事情上,齐小遇同学从来都是认真的。

    齐遇知道ada日常论战的能力也不差,但始终是没有她这么厉害。

    再加上中国和澳洲的文化差异,ada不一定能够理解那些“好心人”的话外之音。

    也就没有可能第一时间关注到齐铁川情绪的变化。

    帅爸爸好不容易变成了现在这么开朗而又自信的人,齐遇不想让齐铁川回想起过去那些不愉快的时光。

    齐遇在齐铁川的呵护下长大,齐铁川在齐遇的“保护”下乐观。

    相依为命的两个人,爱护从来都是相互的。

    有异性没人性的人里面,肯定不包括齐遇。

    “都这么多年了,谁还会揪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到处说?”ada一点都不觉得齐遇说的原因是能够成立的。

    “没有就最好了,就是担心会有。”

    “宦享哥哥去新西兰把享誉国际交给我。”

    “我回去几天,刚好把摇滚铁匠交给他,来而不往非礼也。”

    齐遇忽然就明白了,宦享去新西兰为什么可以走得这么潇洒。

    你有一个愿意相信一个人。

    知道那个人会帮你解决后顾之忧。

    怎么走都是潇洒的。

    就像齐遇毫无心理负担地让摇滚铁匠负责照顾享誉国际,也一样是一种信任。

    铁匠小迷弟也达成了齐遇对他的所有期望。

    唯一的疏漏还是齐遇自己导致的。

    齐遇低估了享誉国际对摇滚铁匠的吸引力。

    是享誉国际激发了摇滚铁匠的盛装舞步天分。

    摇滚铁匠和享誉国际的第一次相遇,就开始渴望舞台,渴望表演,渴望接受训练。

    充满渴望的眼神,让能够舌战群儒的齐遇,放下了自己心里面的执念。

    铁匠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了一匹可以让齐遇骑的马。

    蓝荷·铁匠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完全没有了顶级流量明星的高冷。

    取而代之的是什么都以享誉国际马首是瞻。

    马和马之间,也会有自己的沟通方式。

    就像马群会有马王一样。

    有了偶像的带领,摇滚铁匠跳起盛装舞步来,动作比之前“高级”了很多。

    还学会了一些齐遇没有教过的步伐。

    摇滚铁匠的天赋是无敌的,偶像的力量是无限的。

    齐遇看着摇滚铁匠最近自信满满的舞步,再一次感叹自己耽误了他的天赋,这绝对不是一匹应该止步于圣·乔治级的马。

    齐遇见铁匠高兴,也就没有阻止他跟着享誉国际老大哥学本领的意思。

    总归她对心肝小匠匠的要求,从来都只有高兴就好。

    等到宦享从新西兰回来,隔壁育马场除了马房的改建还没有做完,其他的事情,基本上都搞定了。

    …………………………

    “宦享哥哥,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发工资呀?”

    “我这绝对比职业经理人还要更让你省时省力吧?”

    齐遇一把宦享带到隔壁马场,就开始邀功。

    “好呀,那你说开多少合适呢?”宦享一见到齐遇,就是各种蹂躏她的头发。

    看那架势,好像是想要把之前落下几天,全都给补齐了似的。

    “小遇遇的劳动是无价的,只有同等颜值的肉偿,才能作为等价交换的条件。”齐遇想了想,开什么价都不合适。

    她这么有钱的摇滚伏尔甘之主,怎么看都不想是要出来给人打工的。

    “肉偿?”宦享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恩恩恩,我帮你照顾了三天享誉国际。”

    “你得要在必要的时候,帮我照顾三天摇滚铁匠。”

    “心肝小匠匠也有负责照顾享誉国际。”

    “所以,两份工加起来,你就欠了我六天。”

    齐遇的算账能力不知道是不是音乐老师教的。

    “欠六十天都行,就是你对肉偿的定义让我觉得有些讶异。”知道自己没有听错的宦享,还是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解释,简直……

    毫无逻辑+毫无联系。

    “这有什么好讶异的,语文老师就是这么教的,你没在国内念过书,大学又没有修z文系,文学水平差了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齐·z文老师·遇又开始误人子弟了。

    宦享有些哭笑不得。

    女孩子的强词夺理就是真理。

    宦享拿了一根头绳,把求的头发给扎了起来。

    非常标准的一根马尾辫。

    “盛装舞步都没有教会你要绅士吗?你动手动脚的干嘛呀?”齐小遇同学火大。

    她的头发就和小遇遇的鬃毛是一样的,哪能随随便便让人摸?

    还有没有把摇滚伏尔甘之主放在眼里了!

    “我这不是想要证明每天想你不多不少刚好两百零一次吗?”

    “我第一次自己动手做礼物,可能做得不太好。”

    “我这几天每天都做一个部分,算上今天一共是四天。”

    “怕你看了会嫌弃,就直接帮你绑上了。”

    “这样你看不到就不会因为不好,就连一次都不用了。”

    宦享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真的是第一次呀?”齐遇很快就抓住了重点。

    “嗯,没经验。”宦享大哥哥一脸的老实。

    “所以,你从来没有给别的女生送过礼物?”齐遇开心地两眼放光。

    “'亲手做的没送过,以前最多也就是去店里买个礼物什么的。”宦享骑士选择实话实说。

    “哦,看来你是对头发有特殊的癖好了。”

    “见到头发好看的小姑娘就亲手做礼物。”

    “你想扎就扎我多没面子?”

    齐遇的心里,有很多点点的开心,和一小点点的不开心。

    宦享大哥哥到了这样的年纪,如果还是一张白纸,那才叫奇怪。

    “我是对你有特殊癖好,不是对头发有特殊癖好,你就算把自己理成光头,我也一样会想着自己给你做礼物的。”宦享大哥哥立马就开始表忠心。

    “你才光头!”齐小遇同学是没办法接受女孩子光头的。

    至于男生,听说光头才是检验帅哥的唯一标准。

    齐遇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马尾辫,倒是没怎么摸出来宦享到底给她绑了一根什么样的头绳。

    …………………………

    齐遇回到家,把头绳解下来看了看,发现头绳上挂了一套手工雕刻的迷你文房四宝。

    小小的笔墨纸砚下面都刻了201。

    每天一个小挂件,每天思念两百零一次。

    用齐遇最经常使用的文房四宝。

    宦享去了新西兰,就没有怎么和齐遇联系,齐遇忙到都没有什么意识,等到她反应过来,宦享人也回来了。

    对于生来就不差钱的宦氏继承人来说,这样的一份礼物,绝对的诚意十足,心意满满。

    今天是摇滚伏尔甘视频的拍摄日,齐遇不用上学。

    等到ada把宦享和本色信仰接回来,齐遇就带宦享去隔壁马场查看她的劳动成果。

    一查看,就查看了半天的时间,还在宦享的豪宅里面开了火,吃了一顿烛光晚餐。

    齐遇终于开始理解,为什么ada会经常把想要过没有齐遇二人世界挂在嘴上。

    以前她一直以为ada是在开玩笑。

    到了自己亲身经历,才发现,两个人的晚餐和一家人的晚餐,不管吃的东西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心里的感觉,绝对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么多年,也真的是苦了ada了。

    齐遇刚想回去好好地安慰一下ada,保证以后再多给她和帅爸爸一点空间,就接到了ada慌慌张张打来的一个电话。

    享誉国际都到布里斯班了,之前ada和宦享商量的配种问题就得要提上日程了。

    ada看上了本色信仰的卵子,把宦享送到之后,就带着本色信仰去做检查了。

    一个原本很常规的检查,却检查出了大问题。

    书客居阅读网址: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40445/19364857.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