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法驱虎豹
    “哥哥……”

    陈布缓缓睁开眼睛,似乎看清了面前的裴楚,声音微弱,却带着几分惊喜。

    “是我。”裴楚露出一丝微笑,低声应了句,又指了指旁边的陈素,“我和你姊姊都在呢。”

    “哥哥,我怎么了?”陈布有些艰难地抬起头,似乎想要看清周围。

    裴楚侧了侧身挡住了陈布的视线,伸手轻轻将他安抚住,“小布,你累了,继续再睡一会。”

    陈布大概也是失血后让他没了精神,听完裴楚的话,缓缓闭上眼,很快又昏睡了过去。

    “呼——”

    裴楚心下松了口气,陈布看着虽然虚弱,但大抵上应该不会有事。

    “素素,将小布的衣服拿来,给他穿上。”裴楚抱着陈布,转头朝旁边的小姑娘喊了一声。

    “嗯。”

    小姑娘弱弱地应道,快速地进了山洞,找出了陈布的衣物,交给裴楚。这一夜她虽然吓得不轻,可看到弟弟活了过来,脸上还有了生气。

    裴楚将陈布的衣服穿好,放在篝火旁的一块平地上,跟着站起身打量起周围。

    “裴哥哥……”

    小姑娘赶忙跟着站了起来,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裴楚。

    “别怕,我在这里。”

    裴楚伸手揉了揉小姑娘头上的发髻,从方才牝虎展露真身开始,小姑娘没有哭喊大叫,但这样的惊吓,不可能立马就能缓和得过去。

    小姑娘听着裴楚的声音,似乎也安心了几分,跟着才重新蹲在了弟弟的身旁。

    裴楚起身捡了一把干草投到篝火里,目光看向山洞石台外面的树林,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除了眼前的一簇篝火外,外间黑压压的一片。

    “这时候我带着两个小孩,想要摸黑走出这片树林,恐怕不那么容易。”

    裴楚心中快速盘算,现在陈布的情况还算稳定,但如果要离开的话,这一路他就得背着对方。

    从这里不论是回观前村,还是前往员里村,少说都有八九里路,如果是平坦大道,也不算什么,但这些都是山路,夜黑风高,危险系数实在太大。

    裴楚又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具牝虎尸体和石台内侧的山洞,“住在这个山洞里恐怕也不见得安全,只是现在没其他办法,两害取其轻,还是在这里等到天亮再说。”

    他先是把篝火点得更旺一些,拿了一簇火把,细细看了一遍山洞内的布置,确认没什么问题,便把陈家姐弟安置在山东洞口。

    又将牝虎尸体拖远一些,扔到了之前他摸着的骸骨堆里。

    周围的血腥气很重,裴楚一时也没有办法,但他估计平日里这地方应该也就这样,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把坍塌了的草棚子柱子和竹架在洞口简单布置了一番,权且充作防御。

    等做完这一切后,裴楚才在山洞口的篝火旁坐了下来。

    再望向山洞内时,就见小姑娘拥着弟弟已然睡去,白天走了那么多路,晚上又被吓着,显然有些扛不住。

    裴楚又查看了一番陈布的情况,发现他呼吸平缓,并无大碍,才又重新靠回了洞口的岩壁。

    “这晚我就守在洞口。”

    裴楚将柴刀解下放左手边,看着外间黑黢黢的山林,心内打定了主意。

    停留在这个山洞他也知道危险,可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是拼着看看运气。

    看着面前摇曳的火光,听着柴火烧灼的哔啵声,裴楚渐渐就感觉一阵困意袭来。

    一阵夜风吹过,面前篝火似摇曳了起来,裴楚猛然一惊,一手抓起手边的柴刀,察觉到了周围并无异状,才稍稍舒了口气。

    他对周围环境还是警惕,可这这一天不说走了多少路,只说鬼打墙、黄鼠狼讨封,还有和方才这头牝虎精一番搏杀,还有刚念咒贴了两道“针符式”,已经足以让他身心俱疲。

    狠狠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剧烈的疼痛似让他稍稍清醒了几分,只是没过多久又感觉有些熬不住。

    “这样干坐着不行。”

    裴楚摸了摸怀里贴身藏着的无字书,拿了出来随意地翻了翻,这一翻裴楚一下忽地精神了起来。

    只见书的第二页和第三页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些文字。

    “……洞真者,灵秘不杂,故得名真。洞玄者,生天立地,功用不滞,故得名玄。洞神者,召制鬼神,其功不测,故得名神。此三法皆能通凡入圣,故得名洞也……”

    裴楚细细看去,才发现这第二页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的是一篇名为《三洞正法》的经文。

    经文很长,文字玄奥,他匆匆扫了几眼,一时没太看明白,干脆直接翻到了第三页。

    “用白素绢长九寸宽二寸四分,硃书一道,悬肘后,男左女右,入山则虎豹毒虫山姆等怪尽皆避之。山居者以此符贴屋四壁。”

    第三页上写着的却是一篇名为“法驱虎豹”的道术,在文字后方还有一个繁琐的符篆图形,名为“虎豹避符”。

    在看到《三洞正法》时,裴楚还有点莫名所以,不知这无字书怎么又冒出了一篇经文来。

    可等他看到后面的“法驱虎豹”以及“虎豹避符”的符箓时,他忽然抬起头,目光不自觉就望向了他刚才爬上石台的那处角落,牝虎精的尸体就扔在那里。

    “莫非这无字书显现的文字,和我杀了这头虎精有关系?”

    裴楚摩挲着书页,看着上面浮现出来的文字,心中再次有了些猜测。

    这无字书显现“刺肉不痛法”的时候,他就感觉好像是那碗脱粟饭祭祀过了一样。这次则是这头牝虎,又出了“虎豹避符”,这里面要说没有关联,他自己都不信。

    “先不管经文和道术是怎么出现的,我赶紧先学会画这个‘虎豹避符’。”

    此刻三人栖身之所是一头牝虎精的巢穴,若非夜间山路难行,又怕遇上了其他意外,裴楚绝对不愿意待在这里。不说除了被他解决的牝虎精外还会不会有其他精怪显现,就是这时候来几头豺狼野狗,他光凭一把柴刀,也难以应付。

    再加上,今天出门前,随手将昨晚画的两张“针符式”带在身上,结果就派上了用场,救了陈布一命,这让裴楚觉得,在这个奇诡异常的世界里,还是多一点保命的手段。

    至于另一篇《三洞正法》,裴楚来回又扫了一遍,晦涩难懂,看得人云里雾里,索性暂时先放一边。

    裴楚现在没有白素绢,想要用“法驱虎豹”这门道术自然是不成的。好在他早上走得匆忙,却是将朱砂黄纸和秃头的毛笔等物品一股脑地带了出来,这时候正好可以描摹个“虎豹避符”。

    当下裴楚便将朱砂黄纸全部从包袱里翻找了出来,依托着篝火的亮光,在山洞前的岩石上摊开无字书,准备开始描摹。

    “等等,我现在画这个‘虎豹避符’,不会又出现精力不济,然后晕厥过去的情况吧?”

    裴楚笔蘸朱砂,刚要落笔,又有些犹豫了起来。

    前面画了许多张“针符式”,又用“刺肉不痛法”,他出现了两次昏睡的情况,这种事情肯定不是偶然。

    按照他的判断,不论画这些符箓还是念相应的咒语,都是一件耗费心力的事情,看着无形物质,但最终的后果还是会在他身上体现。

    现在他们身处这山林之中,裴楚如果突然昏厥过去,他还真不好保证会出现什么事情。

    “还是先画一张,应该也不妨事,而且,这符箓有用的话,只怕是比我干坐一晚守夜要强。”

    裴楚考虑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心动笔,这无字书上的“针符式”已经验证过效果的,“虎豹避符”虽然还没试过,但想来应该也是有用。

    这一动笔开始描摹画符,裴楚就发现了“虎豹避符”比起之前画的“针符式”要复杂得多,好在这次不需要在画符的时候念咒,符篆的式样虽然麻烦一些,但裴楚画得比较细心,在画错了一张后,第二张送算没有出现疏漏。

    “山居者以此符贴屋四壁。”

    裴楚想起了“虎豹避符”的用法,起身将这张符箓贴在了洞口边缘的石壁上。

    之后裴楚又将朱砂黄纸等物品,重新塞进包袱里收了起来,再拿出无字书,细细记忆起了“针符式”和“虎豹避符”的符箓画法。

    他虽然已经把“刺肉不痛法”的咒文全部都背了下来,也成功画出了好几张符箓,但符箓里的篆文和图形,他还是觉得有些生涩。

    总不能每次画符,都要把无字书拿出来对照着描摹一遍,无外人在的时候还好,若是被人看到,早晚会惹出祸端。

    裴楚靠在岩壁上,反复记忆了一会“针符式”和“虎豹避符”的符箓图形,不自觉地又翻开了那篇《三洞正法》的经文。

    “……夫三洞者,盖是一乘之妙旨,三景之玄言……龙章凤篆,显至理之良诠……”

    裴楚看了几句,就觉得实在有些晦涩,他想要用来消磨时间,可看着看着,却仿佛每个字都扭曲了,不知觉间视野模糊,再次睡了过去。

    这次或许是画了“虎豹避符”消耗心神的缘故,他没能如前面几次一样,在歪头睡过去的瞬间就惊醒过来,反而呼吸悠长,睡得深沉。

    “哥哥……”

    朦朦胧胧中,裴楚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轻轻拉动他的衣角。

    裴楚咕噜一声,一下惊醒,下意识地摸向了身边的柴刀,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后,手里的动作跟着又顿在了那里。

    在山洞内睡着了的陈素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一双大大的眼睛满是恐惧。

    “素……”

    裴楚看小姑娘泫然欲泣的模样,正想开口询问,忽地心中莫名地就打了个突,转过头朝着洞口外的山林望去。

    风声呜咽,洞口前的篝火被夜风吹得明灭不定。鸟兽虫鸣的声音似乎在这一刻都断绝了,周遭透着一股别样的死寂。

    黑得不见底的山林之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窥探着他们。

    刺啦——

    忽然,石台外间的树林里,一阵枝叶断裂的声音和树干的摩擦声响起。

    裴楚倏然一下,站了起来,双手握着柴刀,神色紧张地盯着山洞外。

    在他身后,小姑娘身体微微颤抖,双手捂着嘴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刺啦啦的声音不停响起,隐约间还能够有顺着风声传来的呼噜呼噜,仿佛闷雷滚过天际的古怪声音。

    大滴大滴的汗水在裴楚的额头冒了出来,他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只是摆着戒备的姿态,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良久。

    蓦地,一阵纵跃腾挪的噗噗声响起,在摇曳的火光中,依稀可见两个斑斓身影在石台外一闪即逝,消失在了密林里。

    一直等到外间的动静完全消失,虫鸣之声再次响起,裴楚才彻底松弛下来,缓缓坐倒在了地上。

    他的后背衣服已是湿了个透心凉,再拿眼睛去看张贴在山洞口的那道“虎豹避符”,不由拍了拍胸口,大感庆幸。

    “好在把这符画了出来,不然刚才可就糟了。”

    那一闪而逝的斑斓身影,他即便没看清全貌,也完全能猜得出是什么东西。

    接下来裴楚不敢再睡,只是让小姑娘再休息一会,他就这么干坐着等到了天明。

    好在这个时候距离天亮也没多长时间,渐渐的东边的天空就泛起了鱼肚白。

    “素素,天亮了。”

    裴楚将打着瞌睡的小姑娘叫醒,又伸手将陈布抱起,小男孩昨晚受了惊吓,又失了不少血,这时候依旧还在昏睡。

    在陈素的帮手下,裴楚将男孩背在背上,将山洞口贴着的“虎豹避符”揭下,塞进怀里,捡起地上的柴刀,这才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远近树林晨雾萦绕,空气中带着几分湿寒。

    洞口的篝火已然熄灭,只有几个炭头还冒着烟气,裴楚又走过去把火堆踢散,将炭头踩灭。

    走到石台边缘时,裴楚又朝下方的树林看了一眼,杂草枯枝乱做一团,几颗树干之上隐隐有利爪扒拉的痕迹,色泽尚新,显然昨晚那两个斑斓身影在这里徘徊了不短的时间。

    晨间道路露水深重,裴楚和陈素没走多远就已经打湿了衣物,此时两人也顾不得这些,沿着昨天走过的山道,一路快步离去。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42226/19363870.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