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最
    “傅介子欣赏勇士,倒是与我事先猜测的差不多……”

    任弘早就想明白了:“先前那西部督邮不用我,因为他是郡吏,凡事求稳,知道我是受禁锢的罪吏子弟,便不敢冒险。”

    “但在绝域里奔波的将军、使节,他们缺的,正是奇节勇士!”

    说句不好听的,正儿八经的官宦子弟,良家百姓,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谁愿意到西域冒险?

    张骞两次出使,队伍里也多是郡国恶少年,亦有来自属国的羌胡,头上顶着各式罪名的驰刑士。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穷凶极恶,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卖命,才能发狠,才能豁出去。

    正是这群人,以无畏的勇气,向着未知世界进发,硬生生凿空了西域!

    这是属于华夏的地理大发现。

    但光有勇气,还不够啊,想要出类拔萃,任弘还得展现一些其他东西……

    于是任弘立刻折回悬泉置,却见徐奉德还站在门口,他头戴刘氏冠,在悬泉置一众帻巾里,鹤立鸡群。

    方才在苏、张二人面前,徐奉德可是满面春风,眼下却冷了下来,见了任弘,便没好气地说道:

    “诏书抄完了?”

    任弘指着北墙处:“都抄到墙上了。”

    徐奉德吹胡子瞪眼:“这次没砸笔?”

    任弘笑道:“啬夫听到了?”

    徐奉德冷笑道:“悬泉置巴掌大的地方,你喊那么大声,置所里的众人,烧火的、站岗的、喂马的,谁没听到?”

    “置所里的笔可不多,若是损坏了,你可是要赔的!”

    徐老头一激动,脚下还打了个踉跄。

    “啬夫勿急,我力道不大,笔没坏,没坏。”

    任弘过来搀扶徐奉德,徐奉德却揽过任弘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大丈夫,安能久事笔砚间……确实是壮士之言,任弘啊,看来是我悬泉置地方小,装不下你了……”

    徐奉德其实是很欣赏任弘的,在他看来,此子聪明伶俐,未来倒是可以将悬泉置放心交给他,甚至还一度想为自家女儿牵线搭桥,让她嫁给任弘。

    可近来他才看明白,这任弘,不是能在小地方呆一辈子的人啊!

    穷困偏僻的戈壁滩,装不下年轻人的心,他们的眼睛,总是望着外头,或憧憬神秘的西域,或渴望富丽堂皇的长安……

    任弘笑道:“我听闻傅介子事迹,一时妄言,啬夫可别放在心上!”

    “不过,那傅介子出使归来,再有八九日就到悬泉置了,抵达当日,悬泉置要如何招待,才能让傅公满意?”

    徐奉德不以为然:“他比那挑嘴的督邮还难伺候?夏丁卯做的菜,西部督邮不也赞不绝口么。”

    任弘却道:“督邮不过是区区郡吏,岂能和持节的朝廷使者相比?”

    “更何况,上个月,啬夫还对众人说,希望今年上计时,悬泉置能拿下全郡之最!”

    “那是酒后之言,当不得真……”徐奉德老脸有些发红,他喝了酒后,总喜欢说大话。

    “可我记在心里了,置所里的二三子,也都记下了。”

    任弘认真地说道:“啬夫,悬泉置今年的表现,当得起全郡第一!这可是事关悬泉置名声,还有置所内众人的赏赐啊……”

    敦煌郡在十月份上计时,都会让功曹和督邮主持,对境内九座置所,进行一次大比,得“最”,也就是第一的加以褒奖,末位的进行惩罚。

    得最的赏赐是两头大肥彘,虽然这年头没阉过的猪,肉味道没后世好,但置所里的穷卒复作们,哪还能挑三拣四?悬泉置三天两头杀羊杀鸡,但真正能进他们嘴的时候,可不多,天天吃老肥肉,是每个人的梦想。

    哪怕不杀卖了,分摊到每个人头上,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任弘很了解徐奉德,这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人,涉及到自身的前途时,漠不关心,一副咸鱼样。

    可一旦关系到悬泉置的名声,以及置所内众人利益时,就会特别在意!

    果然,徐奉德入套了,他沉思道:“西部督邮虽然口头上赞誉了悬泉置,可他素来与敦煌置啬夫有故,往年的最,也总是颁给敦煌置。悬泉置若想压过敦煌置,可不容易啊。”

    省城的招待所,当然比荒郊野外的招待所条件好,想要胜过,只能弯道超车……

    任弘道:“机会还是有的,傅介子在异域立威扬名,载誉而归,悬泉置若能接待好他,定是一项让郡里不能忽略的政绩!”

    徐奉德也了解任弘,抬起头看向他,露出了笑:“你这小孺子,又有什么鬼主意?”

    半年来,徐奉德对任弘隔三差五的新想法,早已习以为常了,这些点子看似匪夷所思,但最终总能给悬泉置带来好处。

    “我有一策,能让傅介子对悬泉置赞誉有加,甚至会替吾等,向朝廷请功!”

    任弘朝他长拜道:“只望啬夫,能让我全权筹办此事!”

    ……

    “昨日徐啬夫都嘱咐我了,从今日起,东厨上下,都要听任置佐的,任君但有所需,尽管吩咐。”

    七月二十日午后,忙完日常公务后,任弘站在粮仓外,等待与他秩禄平级的厨佐罗小狗打开仓门。

    厨佐名小狗,这可不是骂人,而是亲爹亲妈给取的。狗是六畜之一,忠诚,乖顺,遂成为汉代人钟爱的贱名,比如汉武帝的词臣司马相如,过去就叫“犬子”,后因倾慕蔺相如为人才改名。

    要是不改,历史上就会留下一个“司马犬子琴挑卓文君”的美谈了……

    罗小狗实则长得一点也不小,人高马大,矮小的粮仓门廊他得弯腰才能进去。

    悬泉置的粮仓离水井近,因为这是遇火最要命的地方,但它又怕水,潮湿的环境里谷物难以保存。

    所以粮仓顶上的瓦,是整个悬泉置最好最密的,而且四面出檐,为的就是防止雨水。

    因为敦煌干燥,底部没必要做成南方粮仓的干栏式,但仍以夯土为台基,以防万一。厚厚墙壁上开着天窗道,这是为了让新收的粮食通气,完成后熟,但也用红柳编的篾罩着窗,虽然敦煌鸟雀不多,可若飞进去一只,便能吃个肚滚圆了。

    待仓门打开后,扑面而来的,是在阳光下迎风起舞的灰尘,却见里面是一个个并排摆放的大瓦缸,盖着厚重的木盖。

    任弘进去转了一圈,忽然蹲下身,捏着一粒黑色干硬物体,却是粒老鼠屎。

    他抬起头,看着趴在粮仓天窗台檐上那只懒洋洋的狸花猫,无奈地说道:

    “小七,你又偷懒了,最近莫不是将你喂得太饱?”

    ……

    ps:还是感谢昨天的推荐打赏章说,以及三位盟主:老道啊,老朋友菩提督公,还有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姬先生。

本章地址:http://www.70txtba.com/42227/19364841.html

为您推荐